欢迎访问“long8”网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准许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业务的网站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10120170019
   
         
 
 
         
 
 
 
 
Baidu
 
没有一片大藤峡的云不能入画
广告
分享到:
2021-09-01

  楔子

  这里

  车水马龙,机器轰鸣。

  塔机林立,吊罐轻舞。

  这里

  群山巍峨,绵绵青翠。

  江水环绕,蜿蜒不绝。

  这里

  是“珠江三峡”传奇古道,

  白云点缀着蓝天

  晚霞辉映着水面

  古云

  春云气润,夏云诡秘,

  秋云飘渺,冬云凝重。

  这里

  云蒸霞蔚,瑰丽变幻。

  上演着一出出奇幻大戏,

  演员神通广大,

  镜头精彩纷呈,

  情节千变万化。

  抬眼凝望,

  大藤峡的云永远魅力盎然。

 

  晨起

  烈日还未苏醒,

  头顶上的画布

  蓝得纯粹,蓝得透明,

  蓝得只有洁净空灵的云白才可与之相配。

  此时的蓝色画布已经画满了

  花朵,动物,植物,人物,山水。

  是谁在天空上涂鸦?

  是谁在为云写诗?

  这里

  云和空气一样,

  清新温柔,凉爽干净。

  跑步,锻炼,

  清风裹挟着凉意吹过,

  抬头望望天空的云,

  许多云絮低低地降落,

  把远处的山巅笼罩起来,

  似乎披上了几片白色的轻纱。

  云深之处烁出的晶莹的白光,

  治愈又轻柔,

  唤醒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日升

  办公室窗外出现

  白色的绢绸和松软的棉絮

  制成的散漫的巨龙,

  大度的白猿,

  从容的骆驼,

  安详的睡狮,

  肥硕的绵羊,

  害羞的水云母,

  伫立雄视的银鸡,

  或卧,或坐,或行,或止。

  在明澄的天空中,

  像棉花一般蓬松而轻柔的花边。

  慢慢地,但又显著地在每一瞬间发生变化;

  这些云正在融化,

  它们在嘈杂的工地上空

  没有落下阴影来。

 

  雨前

  大藤峡的云

  也有板起青铅色的面孔要向人示威的模样:

  凶神恶煞似的翻腾的云,

  在窗外降落得很低。

  被风扯碎的水汽,

  像是灰色的,伸出的手指,

  连续移动,越过江面。

  低垂的云形成一道横跨坝前的桥台。

  乌云密布,

  一瞬间,雨水穿破云层,

  掉落江中。

 

  雨后

  不多时

  阳光已在脚手架金属躯体上耀眼地照射着。

  云层低低地停留在天空,

  仿佛无数石灰小丘组成了一片白茫茫的荒原。

  它是那样的明净而清澈,

  仿佛使人觉得蓝色苍穹之上只有无边无际的空虚。

  办公楼后隐约看到一小只害羞的彩虹,

  缓缓把手举起来,

  举到头顶,

  张开五指,

  为工地的建设者们放了个五彩的烟花。

 

  午间

  烈日当空,汗透衣背。

  头顶上飘过几朵云,

  存在感极低,却为天空增彩。

  想起儿时的暑假时光,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

  在山野上与伙伴们奔跑嬉闹。

  每往高处走一步,

  便觉得与白云近了一分,

  仿佛爬上山顶,

  便可以扯下一簇云,

  尝一尝是不是棉花糖的味道。

 

  暮至

  若将大藤峡的云整合起来搞个选秀,

  那傍晚的云一定可以C位出道。

  此时的阳光美得醉人,美得绚灿,

  西沉的同时,

  为白云着色。

  火烧云笼罩了西边的天际,

  似一幅绚丽缤纷的水彩画。

  最初是一片鹅黄色打底,

  一层淡淡的橙红;

  橙红中加一条淡蓝色的彩带;

  彩带的一端满满的展开,

  一面宽大的血色纱巾,

  渐行渐远一直扯到天边。

  就这样把夕阳衬托更加鲜红艳丽。

  真正见过火烧云的精彩后,

  才知道,

  原来文字竟是贫瘠的,

  不能形容出火烧云十分之一的惊艳,

  像是打翻了天神的调色盘,

  明亮的颜色混杂在一起,

  却各自美丽,彼此增彩。

  搜索脑海中所有的词,

  都不足以形容大藤峡夕阳中的云。

 

  夜晚

  天色越来越暗,

  有暗蓝色的,也有青灰色的;

  有的是凹凸不平的,像断崖绝壁,

  有暗黑色的,也有棕色的。

  一片一片的深蓝色天空从这些云中间和善地露出脸来窥探。

  婆娑的枝叶透着一抹斜阳的余晖,

  我看见斑驳的斜阳就挂树山顶,

  一点点地坠落,

  终于耐不过时光磨砺,

  坠落在山谷里。

  山巅吞噬了最后一抹余晖。

  灯红通明的工地上空,

  稀疏的几颗星或明或暗。

  原来夜晚的云也爱变换造型,

  刚刚还是微张大嘴的蓝鲸,

  转眼又变成食米的公鸡,

  像个顽皮的孩子。

  时而遮挡在月的前面,

  不让月露出它的光辉,

  月也不甘示弱,即便云再厚,

  月也能漏出几束光辉。

 

  后记

  大藤峡的云

  从清晨到夜晚总是美的,

  清晨的清新干净,

  午间的洁白软糯,

  傍晚的绚丽多彩,

  夜晚的低沉宁静。

  杜甫说:

  “天上浮云似白衣,

  斯须改变如苍狗。”

  而后演变成词语“白云苍狗”

  金庸写: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

  散了又聚,

  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云虽然易变多姿,捉摸不透,

  却从未放弃精致的模样,

  总是能适应并借此展现美好。

 

  过往中那些值得珍惜的时光,

  总是带着柔软白云的影子。

  伴随着美好事物发生,

  却从未邀功争赏,

  只是温柔相伴,

  做凡尘琐事中,

  最美的花纹。

 

  来源:long8网站 2021年9月1日

丢丢 鹏鹏等
责任编辑:李旸
相关新闻
 
大藤峡公司迅速贯彻李国英部长要求 专题部署汛末蓄水调度工作
大藤峡船闸试通航一年 带动20亿产业高质量发展
大藤峡公司深入开展“三对标,一规划”专项行动
大藤峡工程首次应急补水近2.4亿立方米 为春节期间粤港澳大湾区“解渴”
大藤峡水利枢纽船闸管理获广西壮族自治区航道部门考核优秀表彰
欢迎访问“long8”网
     

主办:long8报社 设计制作/维护管理:北京激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投稿信箱:abc@if-g.com 编辑部电话:010-63205285,18511059159 业务联系:010-63205284